.King.CC

【白妲】当你坠入爱河

太太是珍宝!

芬梨:

#校园paro,小甜饼,依旧很没有营养


#高中生谈恋爱会不会有点zzbzq……算了就这样吧


#李白是新李白,所以很高很酷很帅,简直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5k,一发完,没校对,祝您看得开心


————————




妲己从不回家午休,哪怕高三之后她在学校附近单独租了一间房,只需要十分钟步行就可以到达,她还是不回去午休。为什么?答案对于她来说是很简单的,因为李白也不回家午休,吃过饭之后,他便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书,或者找张草稿纸写写画画,熬过中午这无聊的一个钟头。她留下来,可以名正言顺地多偷看他几眼,哪怕不是每次都能“作案”成功……妲己很胆小,并且极度害羞,不敢主动接近他,偶然搭上一句话,直到回家窝进被子里了,脸都是通红通红的,她知道自己是个笨蛋。


 


一个胆小害羞的笨蛋,没有勇气和好运,只能眼巴巴地苦等座位轮换,在夹缝中寻找机会。十月份和四月份,她和李白会坐得很近,虽然不至于做同桌那么近,斜前方斜后方也是令人满意的。坐他斜后方的时候,她可以在上课的时候分神看他一会儿,比如李白今天在校服里穿了什么,头发有没有变长或变短,侧脸的轮廓,眼神里的专注,她都很喜欢。


 


有些时候他还会转过头来,问她一些简单的问题:下节课有没有换,自习课有没有小考,明早会不会提前点名。他说话的时候,眼睛总会直视对方,这是个好习惯,因为显得非常真诚,却也是个坏习惯,因为那双眼睛有意无意地吸引了很多女孩子,她只是一群人里很不小心的某一个。妲己一直在心里埋怨着,也不敢开口说——她哪有立场去说呢?暗恋又不会根据资历安排名次。


 


感情的失败方式有千万种,输在不敢开口是最没脾气的,多少人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可怜她这样的傻瓜,连号码牌的边都摸不到。


 


细小的琐碎的心事,组成了她生活中仅有的烦恼——至少,学习里是有天道酬勤这回事的,所以妲己非常努力,否则烦恼必将成倍增长。她并不聪明,胜在细心,除了适应题海战术,再有就是有做错题整体的习惯,屉子里厚厚的六本,其中夹了一沓信纸,外封是鹅黄色的,看起来像是新的,没有用过,实际上里面写得密密麻麻……她从不把这一大堆东西给人看。直到有一天,李白从前桌转过头来,状似不经意地问她:“妲己,你有没有做英语的错题集?”


 


她那时候正埋头算着化学应用题,两个复杂的反应式列在那里,稀有元素的价怎么算都对不上,偏偏第一小问要答的就是这个。九月的天气还很热,教室里又挤着一大群人,妲己额头上时常冒汗,她嫌自己的自然卷短发太累赘,所以自习时都是拿两个发卡把它们别在耳后。这并没有什么不妥,可落在自己喜欢的人眼睛里,总归让她有些在意,他的绿眼睛里平淡无波,但她的耳根已经红了。


 


“什么……什么的错题集?”她听见自己问,支支吾吾的很小声,于是他又重复了一遍:“英语。”英语她是有做的,而且特别厚,光单项选择就有一百多页,后面的阅读理解和作文更是一大片一大片地从试卷上剪下来贴上去,她不介意把心血给李白看,只是介意自己也许做得不好,即便他绝不会在意。犹豫了一会儿,妲己才点点头,把笔盖扣好了放在一边,弯腰去翻屉子里的东西,她看到了那叠信纸,心里怦怦跳,随手把它竖起来靠住抽屉边缘,别在那里,然后拿出又重又厚的习题册,交给李白。


 


他单手接过,果然小声地感叹了一句:“怎么这么沉。”妲己忍住挠头发的冲动——她紧张的时候总喜欢做这个动作——尽量轻松地解释道:“之前做的时候是用胶水粘的,所以好像比用胶棒重……”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撂下一句“谢谢”,李白转回身,随后传来翻动书页的声音,她再次试图回到草稿纸上的计算中去,却无奈地发现,自己又一次被他弄得分心了。


 


不过,从这本错题集开始,她的分心之旅持续了很久很久,妲己也说不清这算好还是算坏。她每天都要做一套英语卷子,然后把笔试部分纳进错题里去,可东西在李白那里,她不敢问,哪怕他一整天都没拿出来看,她也不敢问。其实两个人的距离真的很近了,近到只要她一伸手,指尖就可以摸到他的肩背,碰一下,叫一声他的名字,他就会转过头来,让她心烦意乱的绿眼睛会专注地看向她,直到两个人结束对话才移开,可是她真的不敢。


 


美味的糖果挂在触手可及之处,踮起脚就可以够到,但她害怕那是饮下之后会更让人贪心的毒药,自以为克制是一种理智,一种美德,所以总在远远观望。所谓的“爱情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也许就是这个意思。


 


到了国庆放假那一天,李白还是没有把册子还给她,妲己这个时候是真心觉得焦急了,把假期需要用到的东西塞进书包里之后,她六神无主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等李白回来。他可能是去做值日了,也有可能是去打篮球——这个岁数的男孩子,篮球和电脑游戏一样,除了娱乐作用,还是社交的工具。妲己自己不经常和人一起出去玩,但偶尔在校园里散心时,也会悄悄摸摸地往室外篮球场那边走,如果李白在,妲己就走慢一些,那条林荫道藏了很多小心翼翼的回想,她会努力记得更久一些。不过现在,她该下楼去找找他么?这似乎不太合适,因为意味太露骨了,开口问他要回她自己的东西,明明理直气壮的,她却下意识地觉得不礼貌,真是没志气。


 


妲己把书包抱在膝头,右手揪着校服裤子,左手揪着书包拉链上挂着的小狐狸布偶,一直等到黄昏时分,教室里只剩下她自己了,李白才姗姗来迟。他的校服外套不知道去哪里了,上身的白T恤湿了一半,还有头发……想必是刚在篮球场旁的那排洗手池冲了冲脸上的汗,顺便弄湿了胸前的衣服。他看见她,有点诧异,不过并不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狼狈,反而很自在地搭话,顺手抽了一张她的面巾纸:“你还不回家?”


 


“我……我待会儿,就走了。”她声音很小,但教室里异常安静,所以连换气的那一下都听得清楚。李白擦干净脸上的水,又撂下一句“那我走了”,然后刷拉一下从屉子里拿出自己的书包,单肩扛着,快步地离开了教室。


 


妲己在原地呆了好久,好不容易缓过来,立即羞恼地抱住自己的小脑袋,自言自语地骂了几句“我怎么这么怂啊我”,然后又很快从失态中走出来,抱起书包,打算下楼回家。不过走之前,她留意了一下李白的桌子,桌面上没有她的错题册,桌洞里也没有,难道他把它带走了?还是借给了别人?她很失落,又找不到答案,只好带着这些疑惑,开始了这个惴惴不安的假期。


 


已经在外面租了房子,妲己没有趁国庆放假回自己家里去住,她更喜欢独居的清闲,能更高效率地学习——学校这一片已经称得上是老城区,住处的楼房少说也有二三十年了,公寓窄小而且设施陈旧,这些困恼她都可以克服,用了一个月时间,就把这里打点得非常温馨。唯一没法解决的,只有安全问题。


 


妲己知道自己楼上的那一户人家很“不一般”,半夜三更还会被追债的社会人士敲门,那晚她被吵醒,裹着睡衣从猫眼里看一看,外面的人抽着烟大声聊天,手里还拿着家伙,不能说是不吓人了。不过房东很了解中学生们这方面的顾虑,门上特意加了一道安全锁,钢链子结实得很,妲己只要在家,就一定会拴上它。李白来找她的那天下午,她吓了一大跳,在猫眼里确认了好久,才战战兢兢地把门拉开一条缝,安全锁的链子还挂着,所以李白一推门,没能进去,疑惑地把头偏过来,露出眼睛看着她:“怎么跟防贼似的,很害怕?”


 


“不,不是。”妲己连忙否认,整张脸又不争气地红了,她午觉睡醒之后,直接在房间里写作业,写到刚才,所以身上还穿着睡衣和兔头形状的拖鞋,头发也没梳。门外的李白当然衣衫整齐,头发清爽干净,白T恤可能是新买的,很好看,她没有见过。他趴在门缝上,吓得心神不宁的妲己往后退了一步,接着又听到他的声音:“我来还你东西的。”


 


还东西?妲己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抓了两把卷头发,顺手拎起一旁沙发上搭着的校服外套,把自己的睡衣遮住,才过去把链子卸了。她脑子里塞满了问题,比如李白为什么会知道她住在哪里,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跑过来……而且他手上除了她的错题册,还有一个透明的袋子,里面装着奶茶和一盒点心。他没有换鞋,穿着白色球鞋就走进客厅里,妲己打开灯,心里的慌张懊恼又多了几分——她的面膜眼霜发箍甚至刚晒干的新裙子长筒袜都乱糟糟地摞在沙发上,没记错的话,裙子下还压着一套内衣内裤,她只想立刻把李白送出门去,免得待会在他面前害羞尴尬到直接晕倒,真的太糟糕了!


 


李白却完全没在意那些东西,把手里的册子和塑料袋放下,连坐都没打算坐似的,回头看向还呆站在门口的她,很自然地问了一个令人不安的问题:“你一个人住在这里?”


 


“唔,是啊……”她一边回答,一边拘谨地把校服外套拽得更严实,整个人跟从壳里露出一个头的乌龟一样,连直视他都不敢。“怎么也不找个室友。”李白嘟囔了一句,她没听懂这话里的情绪,他很快又说起了别的:“之前去学校里找你,你同桌说你假期没在学校自习,我就来这儿了。”他语调轻松,说谎说得脸不红心不跳,而妲己神经高度紧绷,根本没想起什么值得怀疑的点——她的同桌也不在学校自习,李白上哪问人家问题去?更有可能是买好了吃的,直接奔着这里来的。


 


妲己小幅度地点了点头,想说“谢谢你”,又觉得很生分,想问他是不是现在就走,还是要坐一会儿,又觉得这样太让人误会,所以只好站在原地不动弹了。她没有看他的脸,自然不知道他抬起手,有点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尖,为了刚才的谎话,和自己之前做的“坏事”。李白想了又想,才用一声轻咳打破沉默:“好了,东西你收好,我要走了。”说完,也不管妲己还想接什么话,拉开门就要走,她急忙转身跟上,结果险些撞到李白的后背,他比她高出一个头,这会儿堵在门口跟一堵墙似的。她看不见,但听到外面楼道里有人在问:“到底是三楼还是四楼?”声音粗哑,她在那个睡不安稳的夜晚听过。


 


“四楼四楼!”另一个人不耐烦地回答,打火机点火时咔嗒一响,然后就是一阵混乱的脚步声,李白往后退了半步,把手足无措的她挤回了屋子里。他还是第一次和她靠得那么近,妲己闻到男孩子衣服上的味道,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晕了,心跳快得跟什么似的,几乎腿软到摔在地上。李白还得寸进尺地把手绕到背后来,抓着她的手腕,力气很大,不许她乱动,也把她完全挡在了身后。那群讨债的壮汉打眼一看,只瞧见了一个神色冷漠的少年人——怎么印象中这里住的是个个子矮矮的小女孩?也许是合租,也许是交了男朋友,反正他们只讨债,不会故意给自己找别的麻烦,所以为首的那一位点燃了烟,只是对李白露出促狭的一笑,然后大摇大摆地上楼去了,头都没回一下。


 


等楼上响起砰砰砰的敲门声,李白也呼啦一下把门摔上,转身时还揪着妲己没放手,脸上是遮不住的阴郁,语气也很冲:“你胆子还真大,居然敢一个人住在这种地方。”妲己这时候已经隐约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整个人还迷迷糊糊的,被他猛地一凶,措手不及,压根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更不知该如何回话。


 


“租不到其他房子了?还是找不到室友?这里这么乱你家长知道吗?你邻居是男的还是女的?怪不得要挂安全锁……你没跟附近街道的派出所反映过?他们身上还带了刀。”李白心下焦急,吐出来一长串的问题,弄得妲己更加无措,被他握住的那只手腕都麻了,皮肤一阵阵地发烫,搅得她思绪混乱,开口时甚至听不清自己说了什么:“上面那家人欠了高利贷……上周就已经逃走了,讨债的是第二次来……下次他们应该不会再来了吧,所以没事的,你不用这么,这么担心……”


 


他们只是普通的同学而已,现在这种情景,实在是有点超过了,妲己鼓起勇气挣了一下,居然把手从他有力的掌心解脱了出来,她急忙把双手背到身后去,抬眼,胆怯地打量着他的表情。那张被她偷看过无数次的脸上,写满复杂的情绪,不过在沉默之中,又蒙上一层平静,盖去了她还没来得及分辨的东西。李白轻轻叹了口气,缓慢转身背对她,他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和脑子又轴又僵的傻瓜交流,在半个小时之前,发现了那些信件,他已经把她当女朋友看待了,可惜妲己和他完全没有默契,对他的登门只表现出慌张,没有半点惊喜,她真有她自己写的那么喜欢他吗?李白甚至开始怀疑这个。想到这几天,他在家看着册子上她娟秀的英文字发呆,还有忍不住跑来学校这边找她的行为……互相暗恋,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蠢的事情。


 


“算了,我晚点再来,东西你记得吃。走了。”说完,李白匆匆地迈出门去,迅速消失在妲己眼前。楼上敲门的声音还在持续,妲己虽然不舍,但也只能急忙锁上了门,她掰着手指,靠在门后思索了好久,才在越来越多的疑惑中选择了放弃。桌上的奶茶还有点温度,小盒里装着巧克力味的蛋糕,上面用来装饰的糖霜是一个又一个大小不一的心形,她刚消下去的脸又红起来,只好把它摆在一边不去看。错题册还是之前的模样,封面干干净净,里面的纸张一个褶都没有,她翻过去,稍稍把书倾斜了下,一张鹅黄色的纸就滑了出来,妲己眼疾手快地接住了……这是她的信纸……


 


“你写的东西我都看过了。我也喜欢你。笨蛋。”




END




没有后续!我也不知道“晚点再来”时他们发生了什么!走了!





评论

热度(119)